自然保护公园自然保护公园自然保护公园自然保护公园自然保护公园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发布,对深圳有五大战略定位,其中包括法治城市示范。近日,深圳提出“五个率先”重点任务,全面开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新征程,也特别强调“率先营造彰显公平正义的民主法治环境,用足用好深圳经济特区立法权,营造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国际一流法治化营商环境,着力打造最安全稳定、最公平正义、法治环境最好的标杆城市。”

  法者,治之端也。没有法治,便没有深圳短短40年由小渔村变身国际大都市的华丽篇章,更没有生产总值40年增长10000倍,经济总量跻身亚洲城市前五、位列全球城市30强的光辉成就。毫无疑问,没有法治,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将沦为一句空话。法治是深圳改革开放取得成功最核心的保证,而司法作为法治的最后一道防线,在深圳先行示范区未来建设中,将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

  但近年来,深圳司法系统接连爆出“4.2亿股权被法院清零拍卖”“深圳法院腐败窝案”“政法委书记蒋尊玉受贿案”等举国震惊的大案,让人意识到深圳走向“法治中国示范城市”之路并不平坦,必须汲取教训、警钟长鸣,守护司法公正最后一道防线。近期,一起涉及多个部门、惊动深圳市人民政府的“福惠、飞扬合同纠纷案”备受关注,一审宝安法院荒唐判决,如今正待中院二审宣判。最终判决如何?将成为深圳“法治中国示范城市”的试金石和风向标。

  白纸黑字签下的合法协议不受深圳司法保护?

  最近,美东深圳总商会副会长、深圳市福惠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惠公司”)董事长胡权辉万分苦恼。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与合作伙伴深圳飞扬兴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扬公司”)白纸黑字签下的合法有效的《项目合作协议》竟得不到深圳司法的保护。

  事件缘起于飞扬科技园项目开发合作。2015年12月3日,福惠公司和飞扬公司签订《项目合作协议》,福惠公司出钱,飞扬公司出地,合作建设开发飞扬科技园《环保高性能3D打印聚合物新材料二期续建工程》项目。项目建成后,在物业分配上,福惠公司占52%,飞扬公司占48%。

  该项目位于宝安区宝城67区隆昌路8号飞扬科技园,地块宗地号为A011-0166。一期工程于2012年竣工并投入运营,一期批准容积率为2.0,已经建成2栋多层厂房及一栋配套宿舍,总建筑面积32639.21平方米。协议约定,由飞扬公司向政府部门申请在该地块增加容积率一倍至4.0,新增厂房及配套宿舍建筑面积32316平方米。

  双方约定,协议签订后7天内,福惠公司向飞扬公司支付2000万元合作保证金,并在项目取得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后七天内支付第二笔3000万元合作保证金。同时约定,若飞扬公司在项目协议签订后1年内(即2016年12月3日之前)不能取得建设施工许可证,飞扬公司须在本协议生效1年后10日内退还第一笔合作保证金2000万元,其他合同约定继续有效。

  协议签订后,福惠公司依约向飞扬公司支付了2000万元合作保证金,严格履行合同规定的其他义务。由于飞扬公司方面的原因,截止2016年12月3日,项目未能如约取得建设施工许可证,直至福惠公司接受飞扬公司委托主导办理,才于2017年4月获取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按照协议,飞扬公司理应退还2000万保证金,并继续推动项目合作。但飞扬公司不仅未履行退款义务,甚至消极对待双方合作,最后还将福惠公司逐出了飞扬科技园项目管理部办公室。

  “飞扬公司明显是过河拆桥、恶意违约,”胡权辉愤愤地说,在福惠帮助拿到项目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后,飞扬认为福惠公司52%的项目权益占比过高,飞扬吃亏了,“他们便就通过葛杯项目设计方案等手段,想方设法将福惠踢出合作项目,企图鲸吞本属于福惠公司52%的项目权益。”官方统计数据显示,宝安区房价已由2015年均价不足3万/㎡涨到6万/㎡以上,项目区域周边新房价格更是动辄8万/㎡以上。

  无奈之下,福惠公司将飞扬公司告上宝安法院,要求飞扬公司按协议返还福惠公司合作保证金2000万及利息400万元,逾期违约金2312万元,并继续履行《项目合作协议》。飞扬公司则提出反诉,不出所料地提出解除协议并赔偿2000万违约金的请求。该案已于2018年12月5日作出一审判决。根据宝安法院提供的(2018)粤0306民初9381号判决书,双方诉讼请求皆被驳回,包括福惠公司返还2000万元保证金等诉讼请求也惨遭驳回。

  福惠公司随后向深圳中院提起上诉。福惠公司认为,一审判决适用法律不当,在认定领取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的前提条件时,遗漏了重要的法定要件,归纳残缺,致说理结构不清,逻辑混乱,判决错误。只有在取得用地规划许可后,才能办理后续的所有事宜,最终取得施工许可证。根据协议,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申办责任方是飞扬公司,理应承担约定的逾期退还保证金的责任,并继续推动项目合作。

  破坏契约精神,将动摇深圳法治根基

  契约精神是深圳企业家的灵魂。“深圳企业家来自五湖四海,从地域上已打破了限制;深圳企业是一个各种帮的会合,打破了血缘关系的限制,可称之为特区帮,特区帮不靠地缘血缘,靠契约精神。” 著名企业家、万科创始人王石认为,深圳商人靠的是契约,更强调企业的契约精神。法治和契约精神为深圳创造了一流的营商环境,这也是深圳之所以能诞生华为、腾讯、比亚迪、万科、平安、大疆、华大基因等一大批世界级企业的根本原因。

  法院枉判,将破坏深圳赖以发展的契约精神。“在福惠、飞扬合同纠纷一案中,《项目合作协议》对退还保证金的条件有着明确的约定,双方理应坚守契约精神,法院更应发挥司法捍卫契约的关键作用”,福惠公司代理律师祖冲认为,公正、强大的司法是契约精神的最后保障,宝安法院枉判,严重损害了守约方福惠公司的合法权益,破坏深圳企业赖以生存发展的契约精神。“如果连白纸黑字签下的合法协议,都得不到司法的保护,那将动摇深圳法治、契约精神的根基。”

  “除了2000万保证金,福惠公司在飞扬项目方案规划设计、项目管理、手续报批等方面投入数千万,四年来耗费成本累计过亿,飞扬公司恶意违约,让项目拖延不决,令我们损失惨重,福惠公司按协议追讨保证金、利息及违约金,也是出于对方恶意破坏合作的无奈之举”, 福惠公司董事长胡权辉认为,孰是孰非,法官应该看得很清楚,但一审判决结果却荒唐至极,令人啼笑皆非、无言以对,希望二审法院会还福惠一个公道!

  打造国家先行示范区,深圳司法不可错位

  中央对深圳提出了“法治城市示范”的战略定位,要求深圳率先营造彰显公平正义的民主法治环境。“这一战略定位是中央对改革开放40年来深圳法治建设工作的肯定,也是中央对深圳未来在法治领域发挥先行示范作用的期望”,深圳市社科院政法所所长李朝晖认为,全面系统总结深圳法治城市建设已有成绩,思考未来怎样进一步提高法治建设水平,目前已经成为社会各界的热议话题。

  在此背景下,福惠、飞扬合同纠纷案引发巨大关注,法官判决备受争议。上海润一律师事务所主任金冰一认为,社会对法院往往难以监督,大陆法系中庭审是法官主导制,他们的权力比较大,尤其是成文法流于粗疏,所以对法官的要求会更高,内心的坚定信念在制度缺乏、监督缺乏的时刻更显得弥足珍贵。“法治城市示范”定位,对深圳法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法治是最好的营商环境。只有尊重法治、尊重契约精神,营造稳定公平、可预期的国际一流法治化营商环境,着力打造最安全稳定、最公平正义、法治环境最好的标杆城市,深圳才不会辜负国家先行示范区的神圣使命。而作为保护企业合法权益的最后一道防线,司法肩负着守护深圳40年改革开放成果,捍卫深圳国家先行示范区的神圣使命,特别是法院必须严守办案公平标尺,维护企业合法权益,将一流法治打造成深圳最核心的竞争力。否则,深圳司法将成为千古罪人。

  毫无疑问,福惠、飞扬合同纠纷案最终判决结果,将被视为深圳“法治中国示范城市”的试金石和风向标。